曾记得,在开往苏格兰高地的火车上,耳机中电台传来《勇敢的传说》主题曲;曾记得,信步杭州西子湖畔,音乐喷泉那边飘来《梁祝》的优美旋律;曾记得,每一次在迪士尼乐园看巡游,Let it Go 响起时心中重燃的憧憬和坚定。

许多人会在人生爱好的那一栏中,毫不犹豫填下“旅行”和“音乐”。热爱旅行,热爱音乐,更是热爱自由。我们是多么祈望和享受探索与领略未知的自由,率性做回自己的自由,还有一种特别珍贵的自由,就是穿梭于纯属个体的记忆与思绪的自由。

还记得那首歌么?“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坐在门前的矮墙上,一遍遍怀想,也是黄昏的沙滩上,有着脚印两对半。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

有朋友说起,时隔三十年再次听到这老歌,潸然泪下。那年外婆逝去了,他独自去了台湾环岛旅行,终于见到了澎湖湾,对逝去童年和外婆依依不舍的怀念,伴随着在脑海中的旋律,留在了那个黄昏。

1979 年初,台湾民谣奠基人之一叶佳修曾根据歌手潘安邦的个人经历,创作了这首传达了祖孙亲情及乡恋情怀的《外婆的澎湖湾》。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以后,澎湖湾逐渐成为游客理想的赴台旅游目的地之一。

音乐,为某处美景,某个城市,某方胜地,带上情感的印记。

伴着音乐去旅行,每一个假期、每一处目的地,都仿佛有了声音和动感,穿越时空,不问西东。当脚步在假日的路上行走,当身躯在旅途中徜徉,当思绪在山林田野和都市乐园里翱翔,时不时浮现或飘荡的歌声乐声始终陪伴一旁,给予我们更多的激情、想象、归属和愉悦。

音乐的朝圣假期

假期中,美食熨帖着舌尖、美景安慰着双眸、SPA取悦着身体,可还是需要更多精神上的料理。那些音乐记忆及其衍生的复杂情绪,刚好是对旅行者的精神疗养。正如开篇引文中提到的澎湖湾那样,国内和全球的许多名胜美地,声名渐起,常常跟某首曲子、某个音乐剧、某种音乐品类甚至某个音乐人或是音乐建筑,都脱不了干系。

人们前去旅行时,往往就是音乐朝圣,充满乐韵。1939年,26岁的音乐人王洛宾在民间采风时被牧羊女萨耶卓玛轻挥羊鞭打出来的一段短暂爱恋触动,写出了《在那遥远的地方》,连同其改编或创作的许多充满民族音乐性的歌曲《达坂城的姑娘》《半个月亮爬上来》等,让达坂城等中国西部地区,成为旅人神往的浪漫胜地。

1947年,金嗓子周璇的《夜上海》在留声机中咿咿呀呀,“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夜上海”之魅曾经是这个国际大都市令人心驰神往的理由。而今,在新一轮“夜间经济”的热潮中,这支歌的旋律再度吸引着海内外人士来到这个不夜城。

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通过电视晚会传播的一系列歌曲,更让我们憧憬踏上中华各地的大好河山。创作于1978年、由关牧村唱火的一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让新疆吐鲁番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西域胜地;80 年代初郑绪岚、朱逢博演唱的《太阳岛上》则捧红了哈尔滨的夏天;沈小岑在1984年央视春晚引吭高歌《请到天涯海角来》,令那片祖国南疆也成为旅行热土。“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2014年,赵雷一曲《成都》,表达了其个人对这座城市的记录与留恋,却一不小心被全国人民传唱,成都又有了现代都市发展中新的吸引力。

两岸三地最初常是通过音乐来互相认识,随着度假市场的互相开放,吸引着同根同源的中国人互访共话。1973年,罗文为香港电视长剧《狮子山下》演唱同名主题曲,“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多年,狮子山依旧在见证无数国人勇敢逐梦、实现理想的故事,而且因了这部长剧和主题曲更有了“狮子山精神”的发端。从新界到九龙,必然通过狮子山隧道,慕名去狮子山“行山”(粤语爬山之意)的旅人络绎不绝。

国外也没两样。美国女歌手帕蒂· 佩琪(Patti Page)在20世纪50年代唱红的失恋情歌《田纳西华尔兹》(Tennessee Waltz)竟成为美国田纳西州州歌之一;1971年,民谣歌手约翰· 丹佛(John Denver)发行专辑中的一首《乡村路带我回家》(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把家乡西弗 吉 尼 亚 描 绘 成“几 乎 是 天 堂(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令美国东部那片山峦叠嶂的土地令人神往。

除了音乐作品,那些因为传奇音乐人物而令其家乡成为旅行朝圣之地的案例,也不少见。人们冲着仰慕的音乐偶像去到某地,在满足了自己的粉丝愿望同时,又能为偶像的故乡拉动旅游业,何乐而不为!

奥地利萨尔茨堡是旅欧人士最爱的音乐城市之一。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短短36年的生命历程中,超过一半的岁月是在萨尔茨堡度过的,这里也是大指挥家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的故乡,以及电影《音乐之声》的取景地。所以,谁人去到萨尔茨堡时,不是怀揣着一份对音乐家的崇敬和对脍炙人口的"Do-Re-Mi" 的念想!

摇滚乐迷爱去美国孟菲斯。猫王埃尔维斯· 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高中毕业时,没找到正经工作却一直很想当歌星。1953年的某一天,突发奇想来到了孟菲斯(Memphis)的一间愿意提供代客录音服务的“太阳录音棚”(Sun Studio),花四个美金录制了第一张自己的唱片,A面和B面的各一首歌,都是他从收音机里听来的老歌。之后他还在太阳录音棚录制了不少歌曲,猫王的魅力把孟菲斯和太阳录音棚变成了摇滚乐迷的朝圣之地!

同样,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ík)也因歌手比约克(Bjork)而在热爱音乐的驴友中更加出名,有人甚至归纳了冰岛最吸引人的两点:“北极光和比约克”!

而另一些时候,某种音乐品种的诞生地亦会为后人所流连忘返,就比如纳什维尔。电影中常有这样的一幕:怀揣音乐之梦的乡村歌手,奔波辗转来到美国田纳西州的首府纳什维尔(Nashville),除了肩上的一把吉他外,一无所有。这就是纳什维尔,美国乡村音乐的原乡。一百多年来,各地移民在此糅合了不同风格音乐,如欧洲农民之苏格兰或爱尔兰风格的民谣、非裔黑色人种的布鲁斯音乐,它们逐渐结合起来后诞生了美国乡村音乐的雏形。如今的纳什维尔,音乐灵魂无处不在,1958 年设立了“美国乡村音乐协会”,自此之后每年在此举办乡村音乐节,其颁发的“乡村音乐协会奖”(Country Music Association Awards)被称为乡村音乐中的奥斯卡。

如今,纳什维尔的乡村音乐之旅已经名声在外。除了每晚都能在那里听到现场音乐外,还可以去参观“乡村音乐名人堂博物馆”(Country Music Hall of Fame and Museum)。该博物馆收藏了无数传奇音乐名人如鲍勃· 迪伦(Bob Dylan)和约翰尼· 卡什(Johnny Cash)等人的文物和纪念品,共展示超过600件表演乐器和800套演出服,可以说是乐迷的心头大爱。剧院、大厅、餐厅酒吧等人文建筑,也因为它们跟音乐的无法分割的联系而成为乐迷们的朝圣之地。

多少人第一次去澳大利亚会错过悉尼歌剧院(SydneyOpera House)? 歌剧院像一艘正要起航的帆船,带着音乐的梦想驶向蔚蓝的海洋。

以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命名的肯尼迪演艺中心(The John F.Kenned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落成于1971年,开幕首演歌剧《弥撒》由纽约著名作曲家兼指挥家伯恩斯坦指挥演出。如今这幢白色的方形建筑物,在美国甚至全球文艺界均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被游客们游览华盛顿特区时“划出重点”参观或购票观赏其音乐和表演。

始于1971 年的硬石餐厅(Hard Rock Cafe)是世界连锁主题餐厅,由两位居于伦敦但无比思念家乡美式食物的美国青年创办,第一家餐厅开设于伦敦海德公园。如今该连锁店已成为遍布全球的美国摇滚文化象征,连猫王、披头士、迈克·杰克逊等人都曾在Hard Rock Cafe 登台演出过!目前Hard Rock Cafe 依然延续着在餐厅里现场表演的传统,而它在全球超过50多个国家拥有约175家的连锁餐厅。谁说这不是因为音乐的关系而使得饕餮者们更着迷于那些激扬旋律和音乐传奇!

音乐,带着我们去度假,去朝圣... ...

信息来源:申迪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