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出去旅行了,这个秋天,除了到楼顶候风等云,就是在室内喝茶听雨,间或翻翻经典,给思想的野马足够的自由,也不算虚度......

雨是四季的期待,是人世间能够看到的永恒轮回,它用缓急不一的节奏,穿越时空,演绎风格迥异的曲调,拨动人们内心的快乐和伤感,而一盏香茗,几句诗词,却是熨平雨中跌宕起伏心境的良药......

虞美人·听雨

谈到听雨,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蒋捷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写这首词的人是南宋进士,宜兴大族,宋覆灭后隐居不出,将自己人生阅历和感触通过一首词融入天地间的漫漫珠帘,寥寥数语,道尽人间沧桑,“亡国之伤”呼之欲出,想像之高远、手法之开拓,艺术造诣完全不输王国维的“人生三境界”......

如此伤感的听雨词,必定写在深秋。听的时候,当奉一盏白露茶,收集起午后的散阳,将春夏的时光萃成琥珀色的茶汤,端起来慢慢品,任那散发着药香、果香和枣香的醇厚,温暖了心情,方不至太过凄凉......

阮郎归·初夏

给偶像加一份私货:“绿槐高柳咽新蝉。熏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

每每读到爱不释手的词,发现百分之六十署名苏轼,天下竟有这么一个人,主动缴械做了他的粉。苏子瞻从来没让人失望过,这首词与其它词相比,虽不甚有名,但读起来清新雅丽,情趣盎然,仿佛雨过天晴,邂逅了一位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姑娘,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乐开了花......

为这首词配茶,大道至简的白毫银针有点儿深奥了,姑娘年幼,尚需历练,花香、药香、毫香、蜜韵盈动的春牡丹颇为合适,有人说牡丹是中庸的道场,上承银针,下启寿眉,不偏不倚......

让我珍贵的是它的乡野气,花香馥郁不造作,闻起来有一种抱朴守拙的感觉,有别于它茶,或许跟白茶道法自然的制茶工艺有关。如果是当年的春牡丹,泡的时候,控制好投茶量,80到90度的水温,沿着杯壁定点注入,15秒出汤,玉碗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甘,呵呵......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苏子瞻是中国古代有名的老茶客,他写了很多关于煮茶、煎茶的词句,不过我们今天聊的是听雨,还是回到初心,听一首关于他不带雨具,不听劝阻,任性跑到竹林里耍酷的词作:“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是一首有份量的听雨佳作,写于苏子瞻因“乌台诗案”被贬官黄州期间,诠释着作者的人生信念,其中旷达豪放的意境,千百年鼓舞了多少身处逆境之人,如果让我选一款茶来佐,不是特级白毫银针根本端不上桌......

有一位爱茶却不甚懂茶的朋友对我说,他买任何茶都只买芽,芽最贵,品质肯定好......不评议此话的对错,我想说的是白毫银针在白茶系里是最贵的,但品质的优劣需要在同一类茶中比较,永远不能让9岁的男孩与20岁的青年比容颜,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适合自己就是最好的......

说实话,每次喝银针,我都会想起老子的《五千言》,不是某个章节,而是通篇要义,字字珠玑,化为茶汤中的白毫,顺着喉咙咽下去,别人嘴里的寡淡,正是我渴望的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