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住平房到住楼房

作者|马振国

我本是农村人,于2005年从农村教师的岗位上退休后,搬进了县城,住上了楼房,由一个农村人变成了城里人,生活内容也发生了变化,真正过上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

在农村,我们从小就住的是平房,五六十年代时,连县城里都没楼房,居民住的也是平房。住平房也有好处,一是宽敞,室内空间大;二是出入方便,外面还有院子,可以种花、种菜、养家禽家畜。但住平房冬天取暖是一件大事。五六十年代时,农村人冬天取暖全靠毛驴车拉煤拉柴,那时没有机动车,人吆上毛驴车,去一百公里外的北山煤窖拉煤,来去一趟得好几天,道路崎岖难行,旅途中危机四伏,苦不堪言。或者去几十里地之外的北沙窝拉梭梭柴,虽然当天能回来,但人所受的苦,简直没法形容,对现在的年轻人说,他们都不相信,也没法体会。另外,住平房上厕所比较麻烦,农村人家家都有一个厕所,修在大门外离住房比较远的地方,夏天厕所里苍蝇乱飞,臭气熏天;冬天往外跑冷不可耐,特别是有老人和小孩,更是麻烦,晚上起夜,还得穿好棉衣,戴上帽子,才能去外面撒尿 ,或者是在室内放一个尿盆子,晚上尿在里面,那气味也是相当的不好闻。

另外,住平房冬天要扫雪,新疆冬天雪多,每下一场雪,都得扫半天,最后还要把扫堆的雪用车拉出去。房上的雪,积攒到过春节前,一次性地扫完,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还有住平房夏天苍蝇多,因为农村人家大都是人和牲畜同住一院,养的性畜多,便招来无数苍蝇,所以夏天农村人家的伙房里,苍蝇多到怕人的程度,案板上、锅头上都黑压压的落了一层,人到跟前,“嗡”地一声飞起来,在人的头上脸上乱碰,甚至吃饭都是人和苍蝇抢着吃的,有时碗里还会掉进一个死苍蝇。

住平房夏天做饭,全凭烧柴草,一家人白天要上地干活,中午回到家里,除了人做饭,还要喂家畜家禽。我们那里夏天烧锅头是从沙窝里拉来一种叫白蒿子的篷棵植物,烧锅时用手撕开,非常扎手,常把手扎破,而且白灰乱飞。中午回来,男人提水架火经由(喂)牲口,女人和面炒菜做饭,娃娃哭,牲口叫,忙里忙外,吃一顿饭就象打一次仗一样,吃完饭上工的时间又到了,根夲顾不上休息,那样的苦日子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是怎样熬过来的。

另外,吃水也不容易,我们奇台,上山戈壁吃的是涝坝水,就是死水溏,人和牲畜同饮一池水,牲口边喝水边往里边拉粪便,水里生长着一种叫“水虱子”的浮游生物,麻拉拉的飘着一层,人把水打回来后还要过滤才能喝。我们平原地带还好,可以挖井,井水干净卫生。但到了七十年代后,由于乱开荒,乱打井,导致地下水迅速下降,人们又打了压井,后来压井也不出水了,才又修了水塔,使用自来水,但一到夏天,常常断水,因此家家都备有一口大缸,水来了赶快放下一缸,才勉强够用。

最后是电,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农村中没有电,照明全靠煤油灯,清油灯,文化娱乐活动也就是讲讲故事,唱唱曲子,喝酒打牌来消磨时光。农村中通电到了八十年代以后,自从有了电,人们的生活才发生了质的变化,电视机、录音机、洗衣机等家用电器相继走进了农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说不尽的方便。

我年轻时,一直住在农村,过的就是一种落后、简单、苦累的生活,那时也向往着过上现代化的生活,但谁知道哪一天才能实现呢?

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民的生活一天一天起了变化,首先是农村通了电,给人们带来了说不尽的便利,其次是汽车、拖拉机多了,公路交通大发展,拉煤再也不用毛驴车了,人再也不受苦了。农业生产已经实现了机械化,从种到收都用机器,农民也从体力劳动者变成了脑力劳动者。

另外,城市的楼房一年比一年多了,城里的一些老旧的平房也一年年的拆除了,时至今日,城里面已没有住平房的了,政府补给的拆迁费,足可以买一套新楼房,连装修费都够了。有些院子大的人家,得了几十万、上百万,一下发了财。在农村,大部分人家也在城里买了楼房,老人孩子接到楼上,年轻人夏天回去种地,冬天到城里过冬,和城里人相差无二了。而且几乎家家都有了汽车,来去自由,十分方便。

我于2005年退休后,进城买了一套旧楼房,设施还比较老旧,后来于2012年又买了一套新楼房,生活质量一下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楼房亮堂,也宽敞,有几个卧室,儿女孙子各处一室,非常方便,用电就更不用说了,电灯、电话、电视,各种家用电器,应有尽有。电视一年比一年大,我都换了四代了,刚开始是一台黑白电视,后来又买了二十英吋的小彩电,再后来又嫌小,又买了三十八英吋的大彩电,后来那种厚墩墩的老式电视又被淘汰了,现在又换成四十八英吋的液晶电视,智能电视,每人一部智能手机,出门有电动车,外面有公交车,老人坐车还免费,还有出租车,走哪里都十分方便。

吃水当然是自来水了,一开龙头“哗哗”往下流,想怎么用怎么用。最方便的是天然气,我们这里从前年开始接通了天然气,使用方便价钱还不贵,一年有一百多元就够了,炒菜做饭,只要用手一拧,火焰就出来了,想大想小随你便,想起从前那种拉柴捞草,在伙房里架火烧锅的生活,简直是不堪回首。

住楼房最方便的就是上厕所,人老了,腿脚不灵便,厕所里有马桶,坐在上面上完用水一冲,又干净又没味道,如果在农村上厕所,老年人腿疼蹲不倒,城里住惯的老人去农村,上厕所就是一大难题。

住楼房也不用扫雪,不管下多大的雪,大路上有扫雪车,小区中有淸洁工,不需你动一把手。住楼房也卫生,夏天没苍蝇,甚至见一个苍蝇也难。

最好的当然是暖气了,每年冬天刚一到,暖气就开始供热了,一年比一年热,一年比一年先进,老年人最怕冻脚,现在都是地热,家里的温度都在二十度以上,楼层高的人家,达到三十几度,有人热得开了窗户,在家里穿背心小褂,而且暖气费也不贵,我住九十几个平米的房子,每年的暖气费1800元,完全能承担得起。这和我们六七十年代过的生活简直没法比,那时虽然有煤炭柴禾,但为了节省,大都不舍得多架,室内的温度大都在十度上下,在屋里人还要穿棉衣,棉鞋,晚上更是降到零度以下,水桶和脸盆里的水都冻成冰花。想想过去,比比现在,我觉得人们的幸福指数也就到头了。现在吃穿不愁,住宅舒适,通讯交通方便,人的生活需求都得到了满足,还想干什么?无非是有钱了多到外面去旅游几次,中国外国都去转转,这对一些刚退休的身体还好的人来说,倒是一个首选的项目,象我们这样七老八十的人,也没有这个奢望了。住在家里,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到广场上去玩玩乐器,唱唱歌,跳跳舞,做做健身操,安逸快乐,还有何求?

我们现在已经很幸福了,将来还要“幸福”到什么程度,那我们就不知道了。

2019年10月11日于新疆奇台

作者简介:马振国,汉族,系新疆昌吉州作家协会会员。1947年出生于奇台县北乡下新户村(现西地乡桥子村15组),1955年入学,1962年因贫辍学务农,自幼好读书,先后做了出纳、会计、教师,于2005年退休,现居奇台县城。作者于本世纪70年代开始创作,历年来在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新疆经济报、昌吉日报、回族文学、古城文学、奇台文史等报刊杂志发表文章200余篇,于2018年集结成册《耕耘记-----马振国文集》。曾任《奇台县志》编辑5年、《奇台文史》编辑8年,多次获区州县“优秀文史撰稿员”、“优秀文史编辑”称号及优秀作品奖。作者兴趣广泛,爱好读书、写作、乐器等。

1.原创首发散文、小说、评论、诗歌必须在600字以上,注明“新边塞投稿”,内容按“题目+作者+内容”格式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中,用附件形式发送指定邮箱:[email protected]。本征稿长期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