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下午,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国家领导人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这是国家最高领导层首次公开学习并肯定区块链技术的地位。

此言一出,区块链公司股价集体应声上涨,其中迅雷股价更是一夜暴涨107%,一时风头无匹。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后,迅雷(XNET.US)本周一盘前继续大涨28.63%,并以5.7美元的价格收盘,涨幅高达18.26%,再次领跑美股区块链概念股。

迅雷,PC时期靠下载发家制霸互联网行业,又在移动互联网时期错过诸多风口而归于沉寂,一夜之间又携带着“All in 区块链”的口号成为区块链概念股的香饽饽。这10年,迅雷到底经历了什么?

移动互联网时代,错失风口

10年前的PC时代,迅雷是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得益于先进的 P2P 加速下载技术,迅雷轻松取代了网络蚂蚁、网际快车成为 PC 装机必备下载软件。那时候,装机量是衡量一个互联网企业用户基础的重要指标。

腾讯也曾将迅雷视为心腹大患,推出竞品QQ旋风,甚至并不是为了开拓市场,只是为了战略防御,结局人尽皆知,即便是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腾讯,终究也没能用 QQ 旋风抢过迅雷在下载市场的份额,前者早已于前年 9 月下架。

迅雷,几乎成为了中文互联网唯一的下载软件。

彼时腾讯和迅雷都在位于深圳南山科技园的飞亚达大厦,创始人邹胜龙站在窗边,经常憧憬的一件事,就是超越腾讯。对于迅雷人来说,这仿佛就是一个触手可及的目标,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奋斗激情。

但在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发展的当口,迅雷却迷失了。

本可以凭借傲人的装机量再接再厉的迅雷,却错过了诸多风口。

1) 浏览器。下载和浏览,是当时人们上网的两种基本方式,因此催生了诸多浏览器应用和下载应用。作为已经在下载领域有所建树的迅雷,却没有及时发展浏览器业务,错失了一个流量入口和提高用户粘性的机会。相比之下,搜狗靠输入法成功引流搜狗浏览器,成功实现用户留存和转化,17年估值超过50亿美元。

2) 游戏。这次迅雷倒是看到了游戏的机会,也曾经在游戏领域重拳出击,但是还是没有避免功败垂成的结局。08年开始投入,09年成立独立子公司,游戏业务受到领导层的重视可见一斑。但接连几个游戏项目都没有产生大的市场反响,游戏业务最终也归于平庸。

3) 影视。迅雷其实是最早看到影视投资机会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优酷土豆的进场时间都要比他晚。也因为迅雷下载业务接近影视行业,这条赛道成功的可能性本应很大。但是很可惜,它并没有把握好这次机会。2015年,迅雷将旗下视频软件“迅雷看看”仅以1.3亿元卖给响巢国际,迅雷的视频业务从此成为历史。反观优酷土豆最终以45亿美元被阿里收购,即将上市的爱奇艺估值80亿美元,与其形成鲜明对比。

迅雷数次错失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腾飞机会,原因来自多方。首先是迅雷的基因。它在下载等工具应用上更为得心应手,但在游戏和影视需要的运营上却捉襟见肘,经验不足。移动互联网时代,做惯PC的迅雷对于移动端的理解和重视也远远不够,因此失败在所难免。

其次,迅雷对于盈利的追求不够理性。过度追求短期变现严重损害了用户的下载体验,比如对非会员的下载限速。因此,本来最具引流能力的下载业务却没能帮助迅雷进一步扩大用户基数。

最后,时任迅雷CEO的邹胜龙也难辞其咎,他对游戏和影视这些需要烧钱投入的领域过于俭省,沉迷技术且过度关注细节而忽略了大局把控,最终成为迅雷发展的天花板。

ALL IN 区块链,短暂繁荣

2017 年,迅雷新任CEO陈磊在经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后,高调喊出 “All in” 区块链的口号。紧跟着发布玩客云,一款共享经济+区块链智能硬件。

在外界看来,以下载工具起家的迅雷,在P2P去中心化技术和用户上积累雄厚,被认为是最适合转型区块链的互联网企业之一。

正应人们所想,发布不久的玩客云在京东的独家预约总数就超过了1000万台。在淘宝上,二手的玩客云甚至炒到3000元一台,一机难求。

就像当年的比特币一样,迅雷的股价自2017年8月的3美元上下一路上涨,并最终在当年11月末达到了历史最高点——27美元。

2018年,迅雷正式推出底层区块链技术平台——迅雷链,并陆续发布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

陈磊对于发展区块链赛道的坚定信心,为一蹶不振的迅雷注入了活力。

两年股价暴跌90% 舆论唱衰

然而,玩客云的弊端却很快浮现出来,30万台的实际销量意味着只提供了30万CDN(内容发布网络)节点,规模有限。强调稳定性的视频直播客户,对分布式CDN有顾虑,产品尽管便宜,但销售情况并不理想。一方面不断补贴用户,一方面积压的CDN卖不出去,慢慢地热度散去,迅雷开始赔钱了。

直至今年9月,相比于最高点,迅雷股价已经缩水90%,玩客云矿场也已停产。财报显示,迅雷的区块链业务营收无实质进展。

迅雷刚发布的2019年Q2财报显示,其盈利状况仍然没有好转——营收4780万美元,同比下降27.3%;净亏损204万美元,同比有所收窄。自此,迅雷已连续四个季度亏损。如果以年为时间尺度,迅雷自2015年以来,年年亏损。

出现在新闻中的迅雷,几乎所有的正面报道均与区块链相关——举办开发者大赛,与人民网、港科大共建区块链实验室。但在许多区块链从业者看来,迅雷在区块链领域的进展雷声大、雨点小。

相比之下,迅雷最传统的订阅业务(迅雷会员服务),反而较去年同期出现了小幅增长。

新业务越做越差,传统业务却仍然坚挺。外界的质疑声此起彼伏。All in区块链,真的是明智之举吗?

Bplus新加坡是:新加坡公司注册、项目路演、基金会注册、法律意见书、品牌营销、BVI公司注册一站式平台。

政策利好 忽如一夜春风来

美股研究社曾对迅雷股票下此断言:“一家失去未来的公司,可能是没有必要持有的。”

现在来看,中国区块链的未来或许已经提前拉开了大幕,“未来”来的如此之快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10月24日,“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的定调一出,央媒随后集体发声,忽如一夜春风,让“区块链”迅速成为时下最热名词。区块链概念股市场也一片沸腾,10月28日,中国股市区块链板块收盘涨幅超8%,近百只个股涨停。

迅雷作为ALL IN 区块链的明星企业,股价犹如枯木逢春,上周五一夜暴涨107%。本周开盘后继续保持强劲增长,一时风头无匹。

短短一个月时间,曾经被舆论一边倒唱衰的迅雷区块链业务命运天翻地覆。

之前迅雷区块链业务遭遇瓶颈,发展不利,究其原因就是在不明朗的政策环境下,迅雷无法平衡链上的隐私与监管、开放与合规之间的关系。而如今积极的政策信号,无疑为迅雷的区块链业务发展注射了一支强心剂。

目前,迅雷主要提供三大区块链业务:“玩客云”、“迅雷链”和“星域云”,由子公司网心科技独立运营。研发团队占公司总人数80%以上,其中1/3研发力量来自BAT、微软等核心业务领域的资深骨干级专家,研发技术实力全球领先。

网心科技独创了共享计算模式,通过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赚钱宝及玩客云,筹集用户家中闲置的计算、存储、带宽资源,把千家万户连接成一张云计算网络,为企业提供优质低成本的云计算服务。

其中,玩客云已经积累了3500万用户。共享计算产品星域云已建立了包括150万+家庭节点,30Tb/s+储备带宽,1500PB+存储空间的大规模云计算网络,为小米、爱奇艺、快手等众多企业提供了技术服务。而另一业务迅雷链,具备全球领先的百万TPS高并发、秒级确认的领先性能。

除了三大业务外,迅雷也致力于更广泛实践中的应用落地。据不完全统计,迅雷链从 2018 年 4 月上线开始到现在,已经有近三十多个商业应用案例,涉及出行、溯源、公益、版权等多个行业和垂直领域。以国内专业防伪溯源服务提供商量子云码为例,它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为食品、美妆、医药等行业的企业客户提供商品防伪、安全溯源、渠道管控等解决方案。

从PC时代的明星到错失移动互联网的众多风口;再到喊出“ALL IN” 区块链,股价暴增;然而迅雷深耕两年却交不出亮眼答卷被外界唱衰,再到如今政策利好下的峰回路转。回顾迅雷艰难的转型史,两起两落,每一次都惊心动魄。不过,在多年卧薪尝胆后,迅雷或许已经等到了区块链行业彻底爆发的曙光。

公主号【Bplus新加坡】第一时间获取区块链行业政策/热点分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