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路上随机采访几位路人,问一问对足疗足浴行业的看法,有多少人是带着有色眼镜在看我们?足疗,本来是一个健康、向上的行业,却被许多人误解,让那些从事正规足疗行业的同仁百般委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们无权评判一个人的选择和过往,但是当某些人的所作所为真的已经影响到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的时候,我们不禁要问一句:足疗师非得打擦边球才能赚大钱吗?

时间:2010年夏

事件:三个女孩加入足疗行业

地点:中国华北某城市

经过:从不会到专职到思想偏离轨道再回归

2010年夏,三个女孩同时进入“卢浮殿”足浴养生会所,其中两个是原来做过美容行业转行过来的,一个是刚从中专毕业。

张美荣:年龄26岁,已婚有一女儿,老公是开大车的每月4000元左右,除了孩子上学和日常开支,基本每月工资所剩无几,生活比较拮据;

王小娇:年龄22岁,未婚,有对象,对象在移动公司上班,每月2500元工资,这些钱不能让小娇买优质化妆品和用好手机,但他们彼此很恩爱,相互鼓励加油!

陈笙楠:年龄19岁,未婚,无对象,正是如花似玉的时候,父母都是农民,这次考大学是知道家里没钱所以才故意考不上的。

三个人同一天加入卢浮殿,经理林风面试通过后,安排给手法老师高阳负责教三个人足疗,按摩和小项目。张美荣和王小娇原来做过美容,所以学习起来比较快,陈笙楠相比学的慢一点,双脚共64个反射区,每天只能记住5个,不过学过去的基本不会忘!

18天时间,三个人顺利学完店里所有项目,经林风试钟合格正是安排上岗。第一个月张美荣发了4200元的工资,王小娇沟通能力好点发了4500的工资,陈笙楠年轻漂亮,一周后点钟就比较多,发了5300的工资。

三个人都非常高兴因为张美荣和王小娇原来做美容一个月最多只发过2000多元。陈笙楠更是高兴地留下了眼泪,自己书读不了,家里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这些钱能供弟弟上学,还能解决父母所有开支。

头三个月就这样在充实中度过,第四个月三个人的工资都突破了6000元,张美荣把家里欠下的10000元饥荒还完,自己又换了个新手机。王小娇的钱打回家一部分,存了一部分,还给对象买了几套衣服。陈笙楠把80%的工资打回家留了600元左右当零花钱。

一个人穷惯了,一下子有盈余的钱了,就会膨胀起来!对于行业分析来说,一个技师的浮躁期就是3个月到两年的时间。

在这三个月里,有一个40左右的黄总基本每周都来,点的是张美荣,能看得出来这个人对张美荣有好感,他一个人在这里做房地产生意,存款有1000万左右,开的是奔驰350轿车,每次都是一个人来,并且还给张美带零食,刚开始小张完全不接受,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从张美荣下班后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黄总给她买了不少东西,手提包,三星手机和很多衣服。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黄总提出一些小要求她也不能完全拒绝。

点王小娇的人也不少,有几个提出让王小娇做他的情人,王小娇都婉言合理拒绝了。到时陈笙楠,本来家庭条件就不好,父亲由患上了低血压,这样一下子就让她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所有开支来源,一个月6000元的工资也不够家里补贴;人类所有的幸福和悲伤都是通过参照物对比出来的,她看到张美荣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人为她花钱买东买西,自己的心里很是不平衡,况且自己还是一个典型的90后,虽然没有谈过对象,但是对她来说最低目标也是找一个比自己大5岁以上的男人,那样更有安全感,也会疼自己,甚至想过即使嫁给一个离过婚的男人也无所谓,只要他对我好,有钱即可!

在这个华北某城,人类的思想已经开始有微妙的变化,不在是传统的中国人思想,人们对于男人在外边有情人小三,已经默认了,虽然不是光明正大但只要有情人的,身边的朋友基本上也都知道!对于90后的女人来说;对性看得也很淡,我有时间,你有钱,我们在一起谁都不吃亏。即使有一天被别人发现了或者分开了,你走你的,我在找我的对象。不会像10年前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想什么事,就会注意什么事,什么人也会不约而至。

殷总今年28岁,年轻,时尚,帅气,已婚,有一3岁儿子,典型的富二代,父亲早年是开煤矿的,这几年煤矿整合,卖掉8个煤矿家里还有上亿资产。他是独生子所以花钱从来没有考虑过,开的一辆红色保时捷卡宴。经常来卢浮殿,看上了陈笙楠!

在林风的职业生涯里,大部分女孩都有一个开服装店的梦!陈笙楠也不例外。所以听有些技师背后议论,殷总要给陈笙楠在中环商场旺铺开一家服装店。

话锋转回到张美荣这里,虽然已婚,可是拿自己开大车的老公和黄总比较,心里有太多的不平衡,自己不想在过这样的穷日子了!一天下午林风在巡店的时候,在五楼房间透过玻璃,一下子看到张美荣并没有给顾客按摩,而是躺在了黄总的坏了,两个人在诉说着什么?林风的心一下子凉透了,难道我管理这么多年一直强调的正规服务就是这个样子吗?林风忍住心中的怒火,这件事无法给任何人分享!他一个人在夜市上喝了二斤河南产的宝丰酒,晕晕的但是没有醉。

他在想张美荣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离开卢浮殿过你的自由生活去好了,为什么还呆在这里?一旦传出去,黄总绝对不会说是和张美荣有关系,而是会说卢浮殿的技师都是这样,这对本身就难招工的足疗行业来说,又是雪上加霜!

唯一没走的原因应该是家里人都知道卢浮殿是个正规足疗店,她们在这里工作家人放心,其实她的行为比那些打擦边球的店铺都可怕!因为感情的事事会毁了一个家庭甚至影响子女一生的阴影的!这些年通过媒体报道出来的足疗店大多都是不光彩形象,林风和许多行业正人君子都在全力以赴的改变足疗在众人眼里的看法。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做什么样的事,有些人哪怕去烧烤摊也非要找一个相好的,但是正派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正派的!

就拿王小娇来说,不管在有钱的顾客点她,她都是一视同仁,顾客多少次的礼物和请求她出去她都婉言拒绝了。时间长了王小娇在众顾客眼里成为一一名不折不扣的正派店花,顾客介绍的顾客,并且也都全是上层社会的优质群体,在也没有人对她有超出正常服务之外的非分之想,这也源于她的家庭教养和平常为人相处方面。

林风由于和投资人的思想出现偏差,离开了华北地区卢浮殿,去了上海,离开的那一天所有人都哭了,大家舍不得他走。林风告诉大家,我属于行业里的,相互都有电话号码和微信有事随时联系,将来你们发达了,做正规足疗行业的话找我,他搭上了南下的飞机消逝在茫茫云海里。

林风离开的第二个月,就听说张美荣和陈笙楠辞职了,黄总给张美荣买了一套小户型高层住宅,但名字不是张美荣的。殷总给陈笙楠开了一个时尚女装店。通过她两个每天晒得朋友圈可以看出,经常出入各地旅游胜地,晒服装,晒美食,晒名牌,但都是一个人,那个和她一起出去的人,都是有家庭的,他们不敢出现在照片上!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一个人所有的幸福,都来源于你的快乐能与亲人,朋友分享,如果一件快乐的事无法与别人分享,那和做梦有什么区别。所以除了炫耀一些物质上的弥补之外,她们过的一点都不快乐,是一点都不!

1年后,林风路过这里,来卢浮殿看望老同事,王小娇接待了林风,此时的王小娇已经是这里的总经理,言谈举止都丝毫不逊林风当年。张美荣和陈笙楠竟然在店里上班,这让林风大吃一惊,下班后王小娇请林风吃饭,当年认识林风的人都来了,饭后其他人都走了,剩下了张美荣,王小娇。陈笙楠,她们趁着酒劲和林风诉说了这两年的经历:

林风走后张美荣和黄总在一起呆了1年左右,最后双方配偶都知道了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两个人只好分开了,过了一段有钱人的生活让张美荣一时无法收住手脚,黄胖子给的那些钱也很快花光了,最后他老公还是原谅了她,在家里待了两个月,其它工作要么工资低,要么很累,只好回到卢浮殿继续上班,现在她的心态很平和,上钟很积极每月努力点能赚7000元,够家人花了。

陈笙楠让殷二蛋开的服装店,由于自己不会经营,月月赔钱,在后来殷二蛋又在商场里看上了另外一个比陈笙楠有文化,年轻漂亮,会勾引人的女孩,两个人自认就拜拜了。和张美荣一样重活不相干,轻活不赚钱,回到了卢浮殿,现在月薪6500左右。

王小娇一直苦练手法与大家和睦相处,客人见了她也都是毕恭毕敬,一年时间她便升为经理月薪1万元,他和对象分期在卢浮殿不远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享受着人间、人类应有的快乐。

三位可爱的天使重新回归到了绿色,健康的足疗行业之中,她们的友谊从此无比坚实。

本故事结束!

现在全国从事足疗行业的人大约有1000万,店铺大约数十万家,管理人员大约不计其数人,希望你们都在各自的店铺引导你们的的团队,让行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而不是视而不见。

同时,也奉劝奋斗在一线的技师们,不管你是70后,80后,90后,人类的荣辱观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祝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幸福的家庭,你们为行业做出的贡献随不能载入史册,但可以影响下一代。

故事中主人翁的名字和事件都属于虚幻而来,也许与某些店铺不谋而合,但不是作者本意。原创者希望通过此文能改变一些,正在迷茫的人,而不是对行业起到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