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老朋友们

今天给大家讲个笑话,这几天脑子里一直回想起的最喜欢的一个笑话:

“有一个人下班回家,路过商店,想买一只鸡。

其实商店的冰柜里只剩下一只了,售货员拿出来,给他称重,告诉顾客:一斤半。

顾客说:小了点儿,你给我换一只。

售货员想,就只剩一只了,赶紧卖完得了。于是他把这只鸡放到冰箱里,假装从冰柜里拿出另外一只,其实还是这一只,放到秤上,说一斤八两。

顾客想了想说:还是小了点儿,要不这样,你把刚才那只也一起,我两只都要了。

……

假如你是这个售货员,会如何处理呢?该如何继续说谎呢?

当你自作聪明算计别人说谎的样子,濒临快被揭穿的时候是多么尴尬呢?

最近就遇到个这样喜欢一个谎话接着一个谎话编的人。当面对周围的人貌似是对他丰富而又值得炫耀的经历表现出欣赏和崇拜的时候,他说谎的势头也越来越猛烈。

他如同这个卖鸡的售货员,在自以为别人看不到的冰柜里,编造了很多只鸡。当真有顾客需要很多只鸡的时候,你们猜他怎么继续编谎话的呢?

编了个另外的故事,然后离开了这个“售卖商店”。

感谢这个编故事说谎成瘾的人,突然让困扰我好多年的笑话,有了解决的答案。

假如我是这个售货员,我会和顾客说:其实我不是这个店的售货员,我是个电视编导,为了寻找节目灵感,刚才和您开了个玩笑,冰柜里只有一只鸡,一只只有一斤半的鸡。

我还会和顾客说:其实我是个心理医生,你这样对重量如此不敏感的顾客心里是有病的,刚才我拿出来的是同一只鸡。

还可以编:哈哈,今天不是愚人节,但还是提早祝您“愚人节快乐!

……

突然思维被这个谎话连篇的人打开了:虽然各种逻辑不通的谎话,但是起码说服了自己,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别人如何又怎么样呢?如果被打,也是因为遇到了“坏人”。

我的人生又被上了一课。

柴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