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作者

想插上翅膀的Endless

本 期 关 键 词

少年的你 | 现实题材青春片 | 流量电影

由易烊千玺和周冬雨主演的现实题材青春片《少年的你》,在官宣定档后,立刻登上微博热搜,截至目前,阅读量达到50.9亿,话题讨论量近6亿。猫眼数据显示,电影上映第9天,票房超过10亿元,超越《银河补习班》晋升到2019国产电影票房榜第10名。电影保持高票房的同时,口碑炸裂,在豆瓣评分上达到了8.4分。

上映一周到现在,《少年的你》热度依然不减,频频登上微博话题热搜榜, 俨然成为名副其实的“流量收割机”。经历了撤档风波、零宣上线的《少年的你》,怎么就成了“非典型的流量电影”?

非典型流量电影

1. 流量电影=流量明星+IP电影=烂片?

不知从何时起,社会大众开始将“流量明星+IP电影”与流量电影划上等号,并在潜意识里将之划归到烂片的范畴,在时间的推移中,人们对“流量”的刻板印象也逐渐加深。然而大众在抨击流量的时候,批评的到底是什么?流量明星的加盟对于作品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少年的你》改编自玖月晞的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由当前风头正盛的易烊千玺主演,同时具备“IP”与“流量明星”两个条件,却成为了口碑向好、热度极高的“好电影”,让大家重新燃起对流量影视的期望。

2. 流量明星业务能力与其流量影响力的匹配

在《上海堡垒》惨遭票房滑铁卢时期,网络上曾掀起“鹿晗已经不火了,粉丝带不动票房了”的相关讨论。而在《少年的你》的高票房背后,是各个评分系统中出现的“易烊千玺演技炸裂”等赞美之词。可见大众在寻找电影作品低于或高于预期的原因时,对流量明星的关注度相对更高。

作为最容易被中国主流舆论关注的职业群体,那些顶着小鲜肉帽子的流量偶像们,往往被贴上业务能力糟糕、作品粗制滥造、缺乏阳刚之气、粉丝无脑追捧等标签。有流量无实力,但却能凭借俊俏的容貌和七八位数的流量数据日进斗金——这或许是外界对流量偶像的普遍印象。

事实上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人们在潜意识上仍然在将“偶像/流量”划归到传统演员的范畴中——虽然对于演艺圈本身来说,“偶像”和演员的区别非常之清晰,很多人也都能隐隐觉察到“偶像”和一般演员、歌手这样的明星之间的差异。但一旦谈及电影、电视剧、网剧、流行歌曲这样的“作品”,大众还是会狂轰滥炸般地对“偶像们”嗤之以鼻。例如人们对《诛仙Ⅰ》中的主演孟美岐的猛烈批评。

而当具有高度流量影响力的“偶像”,同时也具备合格的业务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是超出了人们的社会预期的。因此,易烊千玺的演技为这部电影带来了粉丝之外的巨大流量。

3. 口碑炸裂的多方作用机制

在票房流量上,偶像明星只是起到催化剂和放大镜的作用,从数据上来看,与票房走势高度相关的是电影的口碑。《少年的你》,其正面评论比例达95%,票房目前也已超过9亿,还在不断攀升中。曾一度饱受争议,但最终在票房上“逆袭”的《诛仙》,正面评论比例达到了75%。而只有1.22亿票房的《上海堡垒》对应的是58%的正面评论。

《少年的你》电影的高票房与良好口碑不能完全归功于流量明星的演技,就像《上海堡垒》的极差口碑也来源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通常流量明星在影视作品里发挥的作用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如果片方连基本的剧本和制作都不能保证,只通过投机取巧的方式把业绩寄托在流量明星带来的粉丝效应上,电影口碑的导向自然不容乐观。

因此在作品题材、服化道、导演、制作均保持高水平的情况下,有流量明星合格的、甚至超出预期的演技加持,多方因素的相互作用之下形成口碑炸裂的《少年的你》,也就不足为奇。

4. “融梗”争议所带来的流量

顶着“改编争议作品”名号的《少年的你》,也遭遇了部分群体的围攻和抵制。其在豆瓣上的一星差评罕见地和电影本身的逻辑情节、演员演技没有关系,而是指向了“融梗”。所谓融梗,指的是表面上虽然没有明显的文字复制粘贴,却在关键情节或人物设定上借用了他人精妙设计的梗。

早在2016年,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在晋江连载时,就被爆出部分情节借鉴了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嫌疑人X的现身》等作品,而颇受争议。尽管导演明确表示原著中涉及争议的部分都未在电影中出现,这部电影还是引发了一场“全民网警”的鉴融梗大战

大众舆论所引发的情绪失焦,将事实真相导入愈加深不见底的黑洞中,其带来的负面流量对于电影本身来说是弊大于利的,因此电影制作方在前期的IP选择与剧情设置中应该做更仔细谨慎的考量。

尽管它伴随着诸多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少年的你》在一定意义上是一部非典型青春片。它试图走出传统青春片惯常的设定框架,开创了一种更具说服力的青春叙事。

非典型青春片

1. 现实意义:突破剥削电影的桎梏,回归行业价值

自2013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启了中国电影银幕上一种全新的类型——校园青春片起,之后6年,青春片以每年2-3部的速度,批量生产。诸如《同桌的你》、《左耳》、《栀子花开》、《匆匆那年》等青春片接连登上大屏。

而青春片的口碑,则在不断拉低着评分网站的分数下限。堕胎、出国、绝症、斗殴、三角恋、死亡成为了青春片的必然元素,年代感十足的流行歌曲、老式宿舍、黑板报、改良版校服充斥着整部电影,青春片就是这些元素的不同排列组合,整个过程像配平化学方程式一般,似乎只要凑够了元素,电影就能自发地产生化学反应。

当一部现象级电影出现后,制片公司就会疯狂地对这部电影进行“复制再创造”,以极其低廉的成本进行粗制滥造,辅以耸动的话题营销,将这类电影的商业价值统统榨干,直到观众对其彻底失去兴趣为止,随后这类题材被抛弃,制片公司转向新的题材类型,这就是剥削电影。而国产青春片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典型的剥削电影。

仅从故事梗概来看,《少年的你》也同样包含“打架斗殴”、“死亡”等常规元素,似乎也有堕入以往青春片既定模式的危险。但进入电影本身,表现手法上——压抑的音乐、写实的画面、对色彩极度克制的运用,表现内容上——高考的外衣下,家庭、学校、社会都被牵涉其中,少年们的成长烦恼和成年人的精致利己,都成为被探讨的命题。

《少年的你》不仅突破了剥削电影的桎梏,更在社会性上、在探讨青春期少年的心理和创伤的问题上,达到了常规青春片所罕见的深度。从类型上说,它绝对是一部校园青春商业片。但在精神气质上,它却力图重新定义“青春”,并以更为日常、更为残酷、也更为成熟的目光,在回望中再定义了“青春”。

2. 社会批判:校园霸凌下的规则误判与重新审视

《少年的你》的故事始于校园霸凌。作为一种国际性现象,校园霸凌长久隐匿于学校之中,每个人都能感知到它的存在,但每个人都视若无睹。在加拿大,媒体曾针对校园暴力做过一次调研。以魁北克省为例,有52%的学生表示自己曾被取过侮辱性质的外号或者被恶意中伤过,有35%的学生表示遭受过肢体攻击。

在中国的社会调研数据中,有87%的被访者承认曾遭受到其他同学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

电影呈现的内核母题所带来的社会反思,脱离了泛滥的“青春伤痛”为人所诟病的廉价意义。社会一隅的“某类东西”被人为地藏了起来,当这种无可奈何的真实图景被血淋淋地展示出来时,镜头下的绝望与反抗无法逃避社会的重新审视。这是现实题材电影所带给我们的意义。

《文明的进程》中谈到,由于文明化所带来的耻感与厌恶感逐渐占据人心,原先占据支配地位的习俗、礼仪、言谈方式逐渐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要求人类根据日益变化的世界复杂性与相互依赖性将“自我限制”加以内化。校园霸凌在霸凌者与被欺辱者的“自我限制”中,演化成“合法的野蛮”,而这种合法的野蛮就是魏莱母亲口中的“她还是个孩子”,你真的要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去追究野蛮的惩罚?

当社会被迫限制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中,社会对于个体节制与礼仪认同感的加强会随着更具体的社会互动不断扩展,在相互依存协作的关系中,“最终解释”不需要以暴力收场,但往往需要以强制作为前提。

最终,与之相关的成年人选择避让,霸凌群体仍然保有参加高考的权力,甚至仍然通过霸凌继续进行着游戏。从暴力到文明掩盖,审判者在社会规则中寻找漏洞,促成了某种合理的暴力、合理的程序与合理的结局, 这就是电影所揭开的“校园霸凌”。

3. 回溯源头:中国式青春片的要义

作为第一代青春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之所以能够引起一定程度的共鸣并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究其本质,在于它是银幕上第一部让80、90后群体定义自身的电影。当年成为消费主力的80后青中年,第一次在银幕上看到作为时代主角的自己,纷纷为这场短暂的“梦回青春”而买单。

大部分的青春片,正是建立在这样的消费心理预期之上。但青春片的要义,并不仅是硬拗怀旧和泛滥抒情,更不是铺开年代符号、塞入当年的流行歌曲元素,而是能够赋予电影观众定义自身青春时代的意义。

定义“青春”的,不是“青春”本身,而是已然变得“世故”、“曾经历青春”的当代观众,他们需要的是对青春充满同情、理解、但却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电影,用“成年人”的视角,来讲述那些青春中的单纯、空虚和无法言明的情绪。

这两年,包括《狗十三》在内的口碑不俗的文艺青春片接连出现,其展现了善于自我欺骗的成人世界与被期待“懂事”的少女世界之间的隔阂,探讨了关于“当青涩遇上成熟,当天真遇上世故”的议题,展现了“成人礼就是学会世故”的价值内核。仅仅是对青春进行原封不动的原样复制,或是对青春展开小资式的矫情编排,早已无法打动如今的观众。

除开流量明星业务能力所带来的惊喜,电影制作与传递的价值内核也颇与其高票房、高口碑相匹配。在电影制作公司、投资方几乎榨干青春片商业价值的现阶段,仍然出现了一部打破剥削电影桎梏的“非典型片”,在市场与时间的检验下成为新的现象级电影。作为局外人,我们通过自己的审美与判断看出了一丝门道,那么作为局内人的电影制作公司、投资方、导演、演员们又如何参不透其中的奥妙呢?

吴琼 | 文字

胡云华 | 编辑

E 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