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从维熙29日晨于北京病逝,享年86岁。

从维熙,1933年生,河北玉田人。曾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作家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1950年入北京师大学习,在校期间开始文学创作。1954年毕业后调《北京日报》;两年内出版了《七月雨》和《曙光升起的早晨》两本短篇小说集。1956年出席全国青年文学创作会议。1957年出版了反映农业合作化的长篇小说《南河春晓》。同年被错划为右派,到底层长期劳动,在极其艰苦的境遇中仍坚持写作不懈。1976年调入临汾地区文联。1978年重新提笔,《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风泪眼》先后获全国第一、二、四届优秀中篇小说奖。《断桥》获优秀文学作品畅销奖,电影剧本《第十个弹孔》获文化部优秀故事片奖,根据其小说《伴听》改编的电影《聊聊》获大学生电影节奖;长篇小说《裸雪》获全国第三届儿童文学奖。评论《论联想》获海燕文学奖。长篇小说《北国草》获北京文学奖。由于他率先写“大墙”之内的监狱和劳改生活,反映极“左”路线造成的危害,一时出现了一批这样的作品,有人称之为“大墙文学”。

1995年《丛维熙文集》八卷问世。1999年作者回眸右派劳改生活的长篇纪实作品《走向混沌》三部曲出版,并多次再版,引起强烈社会反响。至2010年底,共出版著作六十二部(包括在港台地区出版作品)。其中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日、韩和塞尔维亚语在国外出版。

老照片里的记忆

一篇小说 九斤小米

从维熙一张摄于16岁的照片。这张照片是中学同学给他拍的,那时他极度偏科,代数零分,语文满分,家里人说他是“逆子”,觉得他“不成气候”,就把从维熙送到他四叔所在的通县(今通州区)的师范学校“通师附中”去。离开父母他反而获得了自由,干脆投入了阅读的世界,整天看小说,“只要能找到的必翻看”。他17岁那年(1950年)赶上抗美援朝,班上两个男同学“不对付”,经常吵架,但两人一起去参加了抗美援朝了,从维熙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了小说《战场去》,发表在光明日报上,这是他的处女作,从维熙回忆,“那时候还没有人民币的稿费呢”,他拿这篇东西换了九斤小米。

当过记者

《七月雨》是他出版的第一本书,自己都没有,图书馆找到一本送给了从维熙。《七月雨》1955年出版,繁体字,竖排版,纸页已黄,封面残破,不少文章是从维熙在高中时所写。那一年从维熙22岁,在《北京日报》农业版组担任记者不久。1956年,他出版了小说集《曙光升起的早晨》。第三年,他出版了第三本书《南河春晓》,为了编文集,从维熙特意找了一番,“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莫言比我酒量好

从维熙、钟子兰夫妇结婚那天就在谈话的这个书房,简单摆了几桌酒席请文坛的朋友们喝喜酒,那是1991年1月6日,照片右二是莫言、右一是王蒙。“这莫言也是酒鬼,王蒙喝得不行。”从维熙酒量在作家里算很好的了,问他和莫言谁更能喝,“莫言比我酒量好”。

给琼瑶出书

那时从维熙是作家出版社的总编,出了琼瑶的书,与琼瑶夫妇合影。

去白洋淀寻找他的魂

孙犁病重,从维熙特意去天津医院看望他。从维熙将孙犁视为“文学伯乐”之一,他翻出一张与荷花大观园的合影,“我去白洋淀寻找他的魂”。孙犁对他的影响绝不仅是他早期被评论家们称为“荷花淀派”这样简单的联系。从维熙在北京师范学校毕业后,把留在海淀当老师的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同学,选择去北京远郊的青龙桥小学教书。他白天上课晚上写作,《天津日报》的文艺周刊发表了不少他的新作,而孙犁正是时任文艺周刊版组的负责人。

净讲真话

和诗人艾青。艾青对从维熙说:“你是个真正的作家,净讲真话。”在从维熙一生阅人和交友的评判标准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良心,尤其是文人,不能没有良心,就像他对一位好友的评价“为人性格有些怪,但并不丧失良知”,人可以有种种缺点和毛病,但最重要的是不能丧失良知。

作家印象

作家毕飞宇:男人的善,作家的善,挂在他脸上

2018年1月,《从维熙文集》出版。当年4月,出版社邀请嘉宾在郑州围绕这一文集进行讨论。活动现场,作家毕飞宇说,自己带着对父亲的敬意去读从维熙那一辈作家的作品。

活动现场,毕飞宇亲切称呼从维熙为“老从”。毕飞宇讲到了从维熙和爱人钟紫兰之间的感情,一个场景让他一直没有忘记。“老从是抽烟的,我也抽。老从的妻子是医生,出于健康考虑,对老从抽烟是有限制的。所以,每次聚会,他都喜欢往我这里蹭,偷摸找同伴一起抽烟。有一次,我们俩躲起来抽烟,在我们前面三四十米,太太们一起在那里聊天。老从右手夹烟,声音不高不低地说:‘一辈子有了钟紫兰,可以了。’”

毕飞宇说,当时听了这话,特别感动。“一个男人,没有油腔滑调,对着一个无关的人,表达内心坚定的爱,这很打动人。不抒情,很坚定。”

谈及从维熙在文学上展现出的人格,毕飞宇说,“老从很厚实很厚道。在他最好的年代,他的才华没有能够得到最大化。但是老天爷厚爱他,在他的土壤上,给了我们特别好的东西。善良是他的性格特征,也是他作品的美学特征。”

罗雪村2008年画从维熙肖像。

从维熙题词:圆者自转,方者自安

毕飞宇说,“老天爷是厚爱老从的。老从有发自骨子里的善。无论他处境怎样,他敏感的、念念不忘的,还是人性的善。人的善,与他内心的善相呼应,他内心有一种很厚实、博大的善。他坚定不移地坚守着那种善,无论生活如何对待,他永远用善的方法来看待。”

在毕飞宇看来,从维熙作品里的善,是作家人格里的善:“男人的善,作家的善,溢于言表,挂在他脸上。”

代表著作

从维熙先生《大墙下的红玉兰》手稿

《裸雪》

《走向混沌》

《北国草》

《断桥》

《男儿山女儿河》

《我的黑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