梆子声声豆腐香

文丨韩健 编辑丨晓娣

“梆哒梆,卖豆腐,卖到大娘屋后头,大娘哎,开门啊,猴子咬周腚锤啊——”每当听到梆子声响,这首儿歌就会在我耳边响起,那是爹教给我的第一首儿歌,也是我对豆腐最深的记忆。

每当年前偶尔有来卖豆腐的,爹总会挨家劝说每家都尽量多留点豆腐,好让卖豆腐的可以全部销掉,尽早回家,也让平时不能经常吃到新鲜豆腐的乡邻解解馋。毕竟都被穷吓怕了,家家都会多留点,借“都福”的谐音,表达一个朴素的愿望,期望明年的日子好过点,明年的收成就会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在我的记忆里,来村里卖豆腐或者准确的说是换豆腐的都是推着一辆手推车,用袢搭在肩上,不用扶车把,一只手用一根布头包裹的木棍敲在挖空的木头梆子上,声音传得悠远而声长——听到梆子声声,有时是在邻村,有时是在来我们村的路上,一家人只要在家都会拿上盆,或者拿些干瘪的黄豆,站立在自家的门口路上,等着,望着,就像迎接自家的亲人一样。

记忆中第一位来我们村卖豆腐的老人腿脚有点不利索,那年年前下了点雪,因为信守爹跟他在付窝集上的承诺,老人一路趔趄着东拐西拐终于把推车推到了我们的小村。因为路滑,因为老大爷腿脚不太利索,整块的豆腐碎裂了。爹把他的豆腐全部留下,再割成一小块,一小块,挨家挨户都送下。因为有的人家已经在集上买回来,所以豆腐剩得有点多,那年除去压锅的两块豆腐外,我家还多吃了几顿白菜豆腐汤,还尝试着做了豆腐丸子。

慢慢地,我们长大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过了,豆腐再不觉得是紧缺。来我们村卖豆腐的也骑上了自行车,可是土路颠簸,轮胎气又不能打得太大,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往往心急的就会把豆腐震得不成块了,爹还是习惯了最后“收市”。先让卖豆腐的去别家转转,回来后剩下的照单全收。

如今,远离了那个偏远的小村,卖豆腐的也换成了电动三轮车,宽阔整齐的马路上豆腐再也不会碎裂,也不用挨家挨户劝说留豆腐了。那天下着雨,我又听到了梆子的声音,打着伞把老人叫来,把他的豆腐全部留了下来......

作者简介

韩健 ,山东利津人。闲暇之余喜欢读读书,偶尔写首顺口溜,逗大家乐呵乐呵,人生苦短何不快快乐乐地度过?

不一样的寒假

顾问:陈谨之 橄榄绿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编辑:任晓娣 吕娟娟 茶醉 文姐

征稿要求:散文,小说,随笔,字数在300-2000字以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