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

子曰:“吾见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论语·宪问》14.44)

阙里一个少年负责为宾主传话。童子是不满20岁的男子,古人男子20岁行成人礼, 为弱冠之年。《集注》言:

童子,未冠者之称,将命,谓传宾主之言。

童子,未冠者之称,将命,谓传宾主之言。

有人见孔子如此重用这个少年,便问,这个后生小子很上进心吗?《集注》言:

或人疑此童子学有进益,故孔子使之传命以宠异之也。

或人疑此童子学有进益,故孔子使之传命以宠异之也。

但孔子认为他并非真心上进之人,只是急功近利,贪求速成而已。为何会有如此评价呢?只因两点:

一、居于位。按古礼,童子不可居于成人之位。《集解》引何晏注言:

童子隅坐而无位,成人乃有位也。

童子隅坐而无位,成人乃有位也。

如今山东仍有筵席女子与小孩不能上桌之习俗。

二、与先生并行。按古礼,童子不可与长者并行。《礼记·曲礼上》言:

五年以长,则肩随之。

五年以长,则肩随之。

和比自己大五岁以上的长者一起步行,要慢些,不能并肩而行,更不能抄到前面去。赵珩先生在《逝者如斯:六十年知见学人侧记》中记载 唐长孺先生与其助手陈仲安先生的一段逸事,很好地解释了如何与先生行:

最有意思的是这师生两人在晚饭后的散步。那时翠微路2号的院子很大,从西北楼出来围着大院转一圈要十几分钟,他们走得慢,走走停停,大约要半个多小时。“亦步亦趋”这个成语在他们师生二人身上得到最真切的体现。两人遛弯时,陈先生总是在唐先生身后一步之遥,不论快慢,这个距离是不会错的,绝对不会与唐先生并肩而行。但两人的步伐却是完全一致,唐先生迈左脚,陈先生不会迈右脚,他完全按照唐先生的步伐行进,有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步子错了,就会马上调整过来。我当年最喜欢看这师生二人晚饭后遛弯,前面是唐先生倒背着手信步走,后面是陈先生在一步之遥外紧跟着,特别有趣。

最有意思的是这师生两人在晚饭后的散步。那时翠微路2号的院子很大,从西北楼出来围着大院转一圈要十几分钟,他们走得慢,走走停停,大约要半个多小时。“亦步亦趋”这个成语在他们师生二人身上得到最真切的体现。两人遛弯时,陈先生总是在唐先生身后一步之遥,不论快慢,这个距离是不会错的,绝对不会与唐先生并肩而行。但两人的步伐却是完全一致,唐先生迈左脚,陈先生不会迈右脚,他完全按照唐先生的步伐行进,有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步子错了,就会马上调整过来。我当年最喜欢看这师生二人晚饭后遛弯,前面是唐先生倒背着手信步走,后面是陈先生在一步之遥外紧跟着,特别有趣。

这个年轻人不懂礼节,处处急于表现自己。所以孔子要安排他负责宾主传话,这是压压他的心气,打磨他。《集注》言:

孔子言吾见此童子不循此礼,非能求益,但欲速成尔。故使之给使令之役,观少长之序,习揖逊之容,盖所以抑而教之,非宠而异之也。

孔子言吾见此童子不循此礼,非能求益,但欲速成尔。故使之给使令之役,观少长之序,习揖逊之容,盖所以抑而教之,非宠而异之也。

时间是个试金石,能将一切打回原形。急功近利,必遗后患。孔子也是天生的老师,实话实说,不护短,见人有缺点,就帮助改过。